智能金融科技撬动国内量化投资 理想汽车赴美IPO美股IPO

发布时间: 2020-01-04
新年的第二个工作日,理想汽车悄悄做了件大事。北京时间2020年1月3日,据路透社报道,理想汽车在美国进行首次公开募股(IPO)申请,旨在筹资至少5亿美元,最早于2020年上半...

新年的第二个工作日,理想汽车悄悄做了件大事。北京时间2020年1月3日,据路透社报道,理想汽车在美国进行首次公开募股(IPO)申请,旨在筹资至少5亿美元,最早于2020年上半年上市。
 
理想汽车的IPO计划从去年夏天就已经开始,并且雇佣高盛银行作为此次牵头交易的主要机构。在2019年12月,理想汽车秘密提交了首次公开募股申请,并表示将于2020年上半年正式登陆股市。如果一切顺利进行,理想汽车将会成为继蔚来汽车之后,第二家实现在美上市的中国造车新势力。
 
 
在经历10月的延迟交付事件之后,理想汽车旗下首款产品理想ONE终于在12月实现交付,并且交出了一份不错的成绩单。2019年的最后一天,理想汽车CEO李想在官方App上发文称,理想ONE首月产量达1530辆,完成交付1000辆。
 
然而,和大部分初创电动车企业一样,理想汽车对资金的需求仍然是个巨大的“坑”。2019年8月,理想汽车完成了5.3亿美元的C轮融资,由美团创始人王兴领投,彼时估值约为29.3亿美元。目前,理想汽车累计融资已经达到15.75亿美元。
 
尽管中国是全球最大的新能源汽车市场,但在车市寒冬和政策抽手之后,中国的新能源汽车销量已经连续下滑5个月,市场正在萎缩。
 
理想汽车IPO之际,有银行家和业内人士称,中国造车新势力的亏损状况使得融资环境日益严峻。加上新能源汽车补贴政策的退坡,这些初创造车企业需要给出资方更令人信服的能够盈利的证据。
 
在刚出炉的第三季度财报中,中国造车新势力赴美上市第一股蔚来汽车的数据亮眼。但不能忽视的是,其股价仍较IPO时下跌了40%以上。
 
即便如此,在车市寒冬和资本寒冬的双重考验下,IPO或许仍是融资困难的造车新势力的最好选择。但申请IPO只是迈向股票市场的第一步,理想汽车能否成为第二家赴美IPO的造车新势力?这个问题还没法给到一个肯定的答案。
 
高盛集团,作为华尔街顶级投行,是多少金融从业者殿堂级的梦想。曾经,一名高盛交易员被认为是地球上最好的职业之一。薪水不仅是行业最高,而且年终还能领取一大笔奖金。据Coalition的统计,包括高盛在内的全球最大的12家投行里,最普通的交易和研究人员的平均年薪都有50万美元。
 
不过,即使是这样的“金饭碗”,也并不能持久。随着交易机器人的出现,量化交易的普及和流行,击碎了无数交易员的梦想,“金饭碗”黯然失色。
 
据MIT Tech Review 报道称,在2000年顶峰时期,高盛集团位于纽约总部的美国现金股票交易柜台合计雇佣了600名交易员,主要为投行金主的大额订单进行股票买卖操作。但时至今日,这里只剩下两名股票交易员。曾任高盛资深高管的马蒂查韦斯(Marty Chavez)表示,在200名电脑工程师的协助下,自动交易程序已经可以完成高盛集团纽约总部的大部分工作。而高盛交易员被替代的经历,只是全球金融公司的一个缩影。
 
那么,到底什么是“量化投资”?“量化投资”又是如何替代交易员的呢?
 
量化投资——始于美国,在中国萌芽初露,首先我们需要理解一下,什么是量化投资。
量化投资通常指的是采用一定的数学模型构建交易算法,并利用计算机技术去践行投资理念的投资方法,用机器代替人进行决断。通俗理解,就是用机器去替代交易员的工作,用预先设定好的程序去择时、择股,用相对最合适的策略去交易股票。
 
其理论基础始于1952年Markowitz建立的均值-方差模型,形成了现代资产组合管理理论(PMT),标志着现代金融学的诞生。1969年,美国第一个量化投资基金——可转换对冲合伙基金成立,爱德华·索普也被誉为量化投资的鼻祖。
 
其次,量化交易从海外到国内发展的怎么样?
时至今日,美国的股票市场有二百余年的历史,量化投资也经历了半个世纪的发展,加之美国的证券投资以民营的投资机构为主,他们有动力花钱研发新技术,所以美国的量化投资较为成熟,也为中国市场提供了可以借鉴的思路。
 
在前十大像桥水、AQR、文艺复兴这样的对冲基金中,大部分采用的是量化投资策略。而中国的股票市场发端于20世纪90年代初,仅有三十年的历史。配套的制度还在不断完善,量化投资在国内尚属新的概念,真正被国人关注在2008年金融危机之后,距今不过十余年的时间。
 
除此以外,量化投资需要在人才和研发技术方面进行持续和大量的资金投入,更将一些想要踏入该领域的企业拒之门外,困难可想而知。
 
国内金融领域不断开放,持续引进实力强劲的“外籍选手”,带来先进的理念和技术的同时,势必会对中国的量化投资形成高维打击。那么,“本土选手”能否突破“内忧外患”的处境脱颖而出,撬动国内量化投资市场呢?
 
曾经被取代,现在取代曾经的自己
郑盛,作为卡方科技联合创始人兼总经理,曾就职于加拿大第一家,同时也是最大规模的即日证券交易公司Swift Trade Inc,从事交易员的工作,每天需要频繁买卖各大证券交易所的上市证券。
 
由于操盘证券通常交易的证券品种繁多,金额和数量巨大,这就需要花费大量的时间成本和资金,把庞大的交易员队伍培养成具有“盘感”的交易高手。但是,这仍不能解决人为因素导致的实际交易偏离预期交易的问题。
可以说,人力成本和交易执行的准确性,是传统交易员模式下,无法跨越的两座大山。随着量化交易的日益兴起,交易员时刻面临着被机器替代的风险。
 
挑战与机会并存,经历了被替代的危机,郑盛看到了其中潜在的机会。在美国,有96%的证券交易经手交易机器人完成,而在中国,这个比例仅为3%-5%。在海外,交易执行的收入占证券公司收入比例可达40%,诱人的未开发市场,金融的深度开放,更加剧了国内证券交易下半场的竞争激烈程度。2017年国内电子化交易政策逐步放开,向外界传递出积极的信号。
 
顺势而为,卡方科技于2017年8月正式成立,专注于“为各类投资机构提供专业的算法服务”,服务对象从“全自动化交易的选手”量化私募基金、券商,逐步延伸至公募基金、保险等专业金融投资者,最终目的是为了提高交易效率,降低交易成本。
 
“目前我国的量化交易领域人才尚不算多,在整个与二级市场交易挂钩的金融科技赛道中,处于上游的数据公司和处于中游的资管平台数量较多,而处于下游的交易执行,也就是交易机器人和交易硬件公司较少。” 郑盛告诉亿欧金融,“国内像卡方科技这样的底层交易系统提供商不超过10家。”
因此卡方科技选择从下游交易执行这个细分领域切入,通过智能算法替代或者辅助交易员进行决策,大幅提高效率、降低人工操作的风险。
 
后来者居上,卡方科技从追击到领先
国外算法交易服务主要以投行、券商自研为主,提供给专业的机构客户使用,同样也有一些三方的企业为客户提供服务,在欧美一些成熟的市场,机构使用算法交易的占比较大;而国内市场尚处于逐步成熟阶段,占比较低。
 
此外,在卡方科技入局之前,国内就有不少机构试水量化交易,既有像UBS、恒生电子这样大的集团型企业,也有像金纳、迅投这样的创企。
 
作为后来者,面对国内尚未成熟的市场与国内外先发的竞争者,卡方科技是如何实现从追击到领先的呢?
首先,卡方科技提供的算法交易是量化交易的一种,主要负责订单在市场内执行交易任务,满足客户的交易需求,提供以合规条件下高效成交为目的的交易执行服务。
 
需要说明的是,卡方科技完全自主研发的ATGO系统为用户提供算法交易和量化投资的整体解决方案,并通过两年时间的迭代,从一开始只适用于证券的算法,向全业务覆盖转型,从单一算法业务向周边业务拓展。
 
郑盛表示,模型的不断优化,带来的是交易成本的降低,卡方科技致力于为投资者降低每笔交易摩擦。那么,具体来看,在合规的前提下,ATGO算法交易系统是如何更高效地帮助机构客户节约成本,并实现专业化的交易目标呢?
 
1、机构客户希望能够在指定时间段内完成一大笔金额的买卖指令,同时希望价格能够贴近均价:ATGO在该时间段内,会“打碎”交易指令,将其均匀地拆分为数笔小额的订单委托发送至交易所。
 
这种“多笔,慢慢买”的模式,可以有效降低市场冲击,防止迅速而且大规模地买进或者卖出证券,导致的未能按照预定价位成交,从而多支付额外成本。
 
2、机构客户对于时间要求极高,希望能够在对市场冲击可控的情况下,用最短时间完成买卖指令:ATGO会关注并实时追踪市场流动性情况,合理地拆分交易指令,满足客户的特定需求。
 
其次,核心技术的实现,是背后卡方科技强大的团队相互支持的体现。
CEO陆洋负责带领研发队伍,从零开始,自主研发出了卡方科技的ATGO算法平台。其毕业于中国科学技术大学物理系,曾任职于北美知名对冲基金Laurion Capital。郑盛负责带领市场运营团队,毕业于长江商学院金融MBA,曾创立私募基金驻点资产。CTO何昱负责带领IT技术团队,毕业于中科院计算机系,作为对冲基金Millennium Partners(千禧年)中国区早期成员,对于量化交易算法技术有着丰富的经验。
 
另外,卡方科技在研发和技术方面的投入占总成本支出的80%,并引入国内外顶尖高校人才,交易系统不断迭代和更新。目前算法和系统产品已服务国内众多券商及顶级机构。
 
“产品+研发和技术+人才”优势,让后发者卡方科技从追赶到领先,并持续增强自身的业务能力和服务水平。
优秀的运营模式也得到了资本的认可和青睐。
 
2019年12月12日,卡方科技宣布完成数千万元A轮融资,由华盖资本领投、铭笙资本跟投。此前,卡方科技曾获明势资本Pre-A轮投资。华盖资本TMT基金合伙人制度王宝华表示,量化投资在全球已经是标配,在中国正日益兴起,卡方科技的核心团队顺应趋势,未来将有很大的机遇和可能。
 
“量化交易靠博弈,博弈靠研究,研究靠的是人才和资金的持续投入”,郑盛表达了自己对于量化投资的看法。
国内量化投资领域方兴未艾,卡方科技作为国内交易机器人领域的优秀代表,能否成为后起之秀,运用智能金融科技撬动国内量化投资;甚至出海,参与全球竞争,与国外专业机构达成业务合作,还需要经受多方考验。

 

【版权申明】新视界的资讯与信息均来源于网络搜集或者用户投搞,如涉及版权,请及时联系我们,我们将尽快进行处理。任何媒体、网站或个人未经授权不得复制、转载、或以其他方式使用该内容。本站所载文章及资讯仅供用户参考,不构成任何投资与建议,您应衡量自己所能承受的风险独立作出判断,投资有风险。

  • 新视界〖美股〗QQ讨论群
  • 群号:178421692
  • 加群验证码:meigu

  • 新视界〖港股〗QQ讨论群
  • 群号:856864989
  • 加群验证码:ganggu

  • 新视界〖英股〗QQ讨论群
  • 群号:865163001
  • 加群验证码:yinggu

1
联系我们